心底默默為你祝福

三十多年沒有見你,不知你身在何處,生活得怎麼樣?週末的一個雨夜,幾個老同學來我這兒閒聊喝酒,無意間提起了你,當即把你加入了“純真年代”微信群。從此,我再次看到了你的資訊。看到你的資訊,三十年前的往事像過電影一樣立刻浮現在我眼前……

那時我們青春年少,有著許多對美好未來的憧憬。你白淨的臉上帶著一副近視眼鏡,顯得很溫柔、很文靜。你性格開朗,在男女生一般不說話的情況下,敢於和男生很自然的來往。記得上初中時你曾經向我借過一本數學參考書,還書時你用漂亮的年畫包了封皮。你的細心與溫柔,我看在眼裏記在心裏Amway安利,但就是沒有說出口。因為你家和我大姐家不遠,有時晚自習後你會和我一同回家。一路上,雖然不說話,但感覺很溫馨。

高中臨畢業時,我收到了你的一封來信。說你在衛校上學,幾乎清一色女生,男生很少很少。情竇初開的年齡,你說家人很關心你的終身大事,老家不少女生也找了婆家,有的還早早結婚生子,問我你該怎麼辦?這是我第一次收到異性同學的來信,也是第一次收到婚戀問題的來信,我感到慌亂不知所措。記得回信時筆跡也很潦草,因為我生怕有人看到我給女生寫信。後來你又來信說,聽你當醫生的哥哥說我生病住院了,問我病好了沒有。還說你很憂心,很想來看我,問我方便嗎?我趕緊回信,已完全康復,不必看望。但你還是在那個週末,藉故看你的弟弟來看我。我們在相隔一米遠的地方談了不足兩分鐘的話就分開了,因為我是學生幹部怕有人說閒話。之後,也許因為我的冷漠,我們就再也沒有聯繫過安利

有一次去大姐家,在你村村東偶遇你,你說請幾個同學在一起聚聚聊聊,我也藉故推辭了。因為我不想耽擱你的美好前程,你很有可能留在大城市工作,而我很有可能永遠留在農村這個廣闊的天地。

後來,我在農村工作了兩年多,就被市委賓館錄用,後又到檢察院工作,再到農發行工作至今。你說你我十五年前同在一個城市工作三年,我從未找過你一次。那不是遺忘,那是為了不打擾你平靜的生活,其實我早知道你在那個醫院。我從心底希望你過得比我好,也衷心希望你事業發展比我有前途,我總在心底默默為你祝福!

也許你不知道,在我心裏有個人比你先到,只是那個時候我沒有勇氣說出我的愛。當我最後向她表白時,她一言不發,因為她已與本村一男同學馬上要訂婚了。當我痛不欲生、毫無辦法與她分開後,那個我最要好的男同學知道情況後,也與她分手了。記得分手時,她曾說“這輩子我還會把你忘了?也許你不知道,其實我也很想和你在一起共同探討人生的課題,有時甚至想變成男的,可是太不現實了”。她很能幹,也能吃苦,她很倔強,也很孝順,母親過早離世了,她不想讓父親為她生氣難過,因為我們同姓不同輩Amway呃人